新加坡二分彩官网>> 张医生在线>>正文内容
         

张老师您好!我已经有半年不来这里,问了我以为我能自己想通,可是我发现真的很难,我去年四月份的时候和公司同事修打印机,打印机把我的手指划伤了一个2毫米长小口,没有流血,就挤出了组织液,能看到里面粉红的肉,后来由于我的多疑我就问了和我一起修打印机的同事有没有划伤,他说他也划伤了一个小口没有流血,具体他的伤口什么样子我也没看到,我就开始了恐慌,害怕和他在一个地方划伤的,后来过了6个月我检查了免疫四项,都是正常的我以为我会不再继续恐,可是当我看了一篇特殊体质不产生抗体的文章后我就恐的无边无际了,老师我该怎么办才能摆脱这个苦恼


留言时间:2018-07-05     留言人:小李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其实老师做恐艾干预这么多年,刚开始也以为恐艾症能够像普通心理问题或者婚姻情感问题一样,遵循心理学干预的方法,很快就有所改善提高,后来这么十年来,才发觉,影响恐艾症脱恐的问题太多了,比如首当其冲的就是网络干预,很多都没有实地见过面,不清楚对方情况,所获得的信息来自于网络说法,信任感和依从性相对较弱。比如像最近就一直有人在利用百度制造“恐艾干预中心害人”这个关键词,可我们机构出现过这事吗!来自于网络的恐友和实地咨询比效果相对起效慢,培养建立同盟关系需要的时间更长,特别是受到网络影响荼毒越多,越容易导致矛盾对抗越大,恢复也就越慢。所以您感觉到好了很多,但是要达到治本的标准,很难,那基本是因为在前期没有找到真正脱恐方法以前,也没有找到系统学习的方法,自然吸收了很多不清不楚的网络信息,所以不是脱恐难,是建立信任关系很难,是要排除过往的思想毒素很难很难,而以上这些解决的方法,时间是一个条件,还有一个就是真正的恐艾干预脱恐方法了,这东西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包括您目前的这些表达,我们是认为没问题,这个问题好像您也问了不少次了,可是给您反复回答了,您也清楚。而且您也明白这就是一种源自于内心深处的问题,既然作为老恐友,还在一些世界里反反复复,老师能够理解您的痛苦,但是在留言板块也仅仅是简单沟通一下,非常建议您去寻找一位能够关心了解您,您打心底也信任的一位心理老师,最好也懂点艾滋病基础知识,然后逐步帮您脱恐成功。加油吧。


回复时间:2018-07-05

推荐图文更多>>

  • “纳米比亚,我又回来了” 端午佳节记者连线中国第12批援纳医疗队 2018-08-20
  • 787| 856| 800| 257| 319| 411| 481| 979| 126| 196|